全國政協委員、中國科學院微電子研究所研究員周玉梅表示,“十二五”“十三五”期間,我國集成電路產業的快速發展得益于重大專項的部署,顯效突出。希望盡快啟動新一輪的集成電路領域重大專項。

 

全球半導體業進入新格局  

由美主導的貿易戰,加上Covid19及天災等因素,對于全球半導體業產生很大影響,有兩個主要方面,一個是美國,歐洲,日本,韓國都仗”###安全”為由,投巨資擴充產能,另一個是市場出現了久違的缺貨及漲價風潮。業界預測半導體業正進入超級循環之中。

 

重啟重大專項的必要性及迫切性  

由于全球地緣政治發生了巨變,美國瘋狂打壓中國半導體業進步,已經有華為,中芯國際等被列入“實體清單”之中。美國依仗它的兩個“殺手锏武器”,包括EDA工具及IP與半導體設備及材料。

 

需要十分清醒的是只要兩個殺手锏武器仍在,中國半導體業的自主可控就無法實現,因此必須要針鋒相對,毫不退縮地進行突破,F階段美國打壓中國半導體業,正是國產化千載難逢的###時機。

 

由于國產化任務十分艱巨,必須充分利用我們制度方面的優勢,集中力量攻堅克難,它也是中國半導體業發展的特色之一,所以重啟專項顯得格外重要及迫切。

 

正確認識國產化  

半導體產業鏈冗長,必須依賴于全球化,共同協作,共同進步,是共識。如EUV光刻機就是全球化技術的結晶,27%的供應商來自美國,14%來自德國,27%來自日本,及32%來自荷蘭和英國。

 

但是在新的態勢下,美國仗勢欺人,千方百計阻礙中國半導體業享用全球化的紅利。因此形勢所迫,中國半導體業發展必須用國產化來作為“敲門磚”。

 

現階段的國產化對于中國半導體業格外重要,尤其在美國瘋狂打壓時,它###少有兩個功能:一個是部分產品能起到國產替代作用,它主要以市場化操作,而另一個是更高的層次,要用國產化來撕開西方禁運的“缺口”。它要以###資金為主,并要集舉國之力。

 

國產化的艱巨與復雜性,包括長期性,要有充分估計  

中國半導體業發展有其特殊性,推動國產化在現階段很有必要。如華為推行的B計劃,花費了大量的人、財、物力,其中有的成功,有的未必能派上用場,具有很大的風險性。所以推動國產化,它的過程對于我們十分重要,實際上是一場真正的全球市場較量。

 

首先對于半導體國產化要理清一些思路,利于事半功倍。

 

目標:針對兩個殺手锏武器,EDA工具及IP與半導體設備及材科。因為如若不能解決,或者未能打破禁運“缺口”,中國半導體業發展永無安寧之日。

 

策略:不可能另搞一套體系,以及100%國產化也是不可能的,因此必須有選擇性的,如光刻機等具有示范作用項目,集中優勢兵力, 用一些非常規措施及方法,及產、學、研協調等。通過它們來撕開禁運“缺口”,長中國人志氣。

 

必須充分估計美國打壓中國半導體業進步,會持續相當長一段時間。之前已經習慣的大量進口模式會發生變化,###少部分骨干企業如中芯國際等受限及發展呈不確定性。

 

中國半導體設備與材料要實現的目標,不僅解決從“0”到“1”,從無到有的問題,半導體業是個典型規;漠a業,成本是重要指標之一。而中國半導體設備與材料,之前連“試錯的機會”都難尋,因此現階段要解決產品的實用量產化更為迫切。

 

有部分人認為中國有優越的社會制度,加上現階段###得投入巨資,及全球###大市場的誘惑,并可以舉###之力攻堅克難等,推進半導體業國產化應該有充足的條件。

 

顯然這是我們的愿望,從長遠看也是正確的。但是實際上推動半導體業國產化,它的艱巨性、復雜性及長期性不可小視。

 

因為美國擁有的兩大殺手級武器,它不可能輕而易舉得來,如EDA工具及IP,它是依大量的研發投入,高過全球平均值的一倍,及擁有眾多的全球一流大學等。而在半導體設備方面的領先,它是集中體現西方近百年來的工業結晶。近期在求是緣舉辦的光刻機座談會上,傅新教授談到在光刻機研發中,可能是中國缺乏高精度加工的設備及部分材料等。由此表明要全盤國產化是十分艱難的。只有選擇性的進行突破,長自己的志氣,才有希望。因此對于半導體國產化的進程要有10-20年,甚###更長時間的思想準備才符合科學的發展規律。

 

當前比較緊迫的是半導體設備與材料的試錯生產線,及光刻機等。由于難度太大,必須要依舉國之力攻堅克難。

 

客觀現實“只能有所為,有所不為”,所以在項目選擇上必須排序,只有當高質量的國產化實現,能夠打破西萬的禁運,如中微的刻蝕機等。所以全球化及國產化兩手都要硬,才能真正推進中國半導體業的自主進程,少受它人的欺負。

 

結語  

國產化不是新問題,然而在新格局下包含新的內容。它也是中國半導體業發展中的必修課之一。充分理解國產化的艱巨及復雜性很有必要,尤其是要把它作為打破西方禁運的重要手段之一。

 

因此國產化率的高與低,只有相對意義,關鍵是切身的感受及產業的自主程度確立。

 

中國半導體業發展有它的特殊性,需要全球化及國產化兩手都要硬,但是全球化不會自然降臨,西方也不可能“施恩”,需要經過拼搏,甚###艱苦的斗爭。

 

中國半導體業有它自身的發展邏輯與策略,盡管有些不###,不是###為有效,但是時間是中國半導體業###終取勝的保障。